一个关于克苏鲁神话创作素材的神仙网站

【译】无面之神(The Faceless God )

2020-03-08 11:47栏目:原著
TAG:

无面之神(The Faceless God )
译者:柯索提亚

拷问架上的东西开始呻吟起来。杠杆把铁床又拉长了一段距离,发出刺耳的声音。呻吟转为一种痛苦的尖叫。


“啊”,斯图加奇(Stugatche)博士说道,“我们终于抓到他了。”


他俯身向着铁栅栏上那个受折磨的人,对着那张痛苦的脸温柔地微笑。他的眼中带着一丝微妙的愉悦,打量着面前的身体的每一个细节——双腿被火热的靴子紧紧怀抱,怒不可遏,那撕裂的后背和肩膀,在鞭子的亲吻下,仍是深红,鲜血四溅、血肉模糊的胸部在那具刺状棺材的爱抚下压得粉碎。他温柔体贴地打量着架子本身所做的最后修饰——脱臼的肩膀和扭曲的躯干,手指被压碎和折断,下肢的肌腱也在摇晃。然后他又把注意力转到老人痛苦的脸上。他轻轻地笑了起来,声音仿佛铃铛的叮当声。然后他说。


“哈桑(Hassan)。我认为你在这种雄辩的劝说下不会再固执了。现在,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你所说的这个偶像。”


被屠宰者开始啜泣,博士不得不跪在床边,以听清他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那东西呻吟了大约二十分钟,最后才安静下来。斯图加奇博士又站了起来,和蔼的眼中闪烁着满意的光芒。他向一个操作刑具机构的黑人做了一个简短的动作。那家伙点了点头,走到了器具旁。它在哭——它的泪水是血。黑人拔出了他的剑。剑向上挥动,然后再次向下劈砍。随着一阵沉闷的撞击声,一个小喷泉喷涌而上,在后面的墙上溅起一片鲜红水渍……


斯图加奇博士走出房间,锁上门,爬上台阶来到楼上的房屋。当他抬起装着铁栅栏的活板门时,他看到了阳光。博士开始吹口哨。他非常高兴。


他有充分的理由这样做。几年来,这名博士一直被称为“冒险家”。他曾是古董走私者,上尼罗河的劳工剥削者,有时甚至堕落到参与在红海沿岸某些港口盛行的禁止的“黑市贸易”。多年前,他作为一名随员参加了一次考古考察,结果被立即解雇。他被解雇的原因不得而知,但有传言说他被发现试图盗走探险队的战利品。在他的曝光和随之而来的耻辱之后,他消失了一段时间。几年后,他回到开罗,在本地建立了一个机构。就是在这里,他养成了不择手段的经商习惯,这也为他赢得了可疑的名誉和可观的利润。他似乎对两者都很满意。


现在他大概45岁了,身材矮小,体格魁梧,子弹形的脑袋靠在人猿般的宽阔肩膀上。他粗壮的躯干和隆起的大肚子由一双细长的腿支撑着,这与他结实的上半身形成了奇怪的对比。尽管他外表像福尔斯塔夫【注1】,但他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他那双猪似的眼中充满贪婪,他那肥厚的嘴巴充满欲望,他那唯一自然的微笑也仅是贪心。


【注1:福尔斯塔夫,一个喜剧人物,出自莎士比亚历史剧《亨利四世》】


正是他贪得无厌的天性才使他有了现在的冒险经历。他从来不是一个轻信的人。那些关于失落的金字塔、埋藏的宝藏和失窃的木乃伊的传说并没有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他更喜欢些实质性的东西。走私的地毯,走私的鸦片,非法的民用货品——这些都是他能赏识和理解的东西。


但这次不同。虽然听起来很不寻常,但这意味着一大笔钱。斯图加奇非常聪明,他知道许多埃及学的重大发现都是由他所听到的荒诞谣言引起的。他也知道不可能的真相和虚假的编造之间的区别。这个故事听起来像是真的。


简而言之,如下。有一群游牧民,带着非法获得的货物秘密旅行,走的是他们自己的特殊路线。他们不认为常规的商队车道对他们有利。他们在某一地点附近旅行时,偶然发现了沙地上一块奇特的石头。那东西显然是埋在土里的,但经过多年在沙丘间的移动和旋转,它的一部分终于露了出来。他们停下来近距离观察它,因此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从沙地上突出来的是一个雕像的头,一尊古老的埃及雕像,一位头戴三冠的神!它黑色的身体仍被浸没,但头部似乎保存完好。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个头,没有一个当地人能够认出这位神,尽管商队的领队仔细地询问了他们。整件事就是个难以理解的谜。一尊保存完好的无名神祗雕像孤零零地埋在南部沙漠中,远离任何绿洲,距离最小的村庄也要两百英里!


显然,商队的人意识到了它的独特性,他们吩咐人把旁边的两块巨石放在神像的顶部作为标记,以防他们回来。尽管他们看起来不情愿,但还是照做了,嘴里还一直低声祈祷。他们似乎非常害怕被埋在地下的形象,但当被进一步问及此事时,他们只是重申了自己的无知。


巨石放好后,探险队不得不继续赶路,因为时间可不允许他们把这个奇怪的东西全部挖出来,也不允许他们试图把它带走。他们回到北方,把他们的故事讲了一遍,正如大多数故事的性质那样,斯图加奇博士也听到了这些故事。斯图加奇得很快。很明显,最初发现神像的人并不重视他们的发现。因此,一旦博士知道了雕像的确切位置,他就可以毫不费力地回到原地,把它挖出来。


斯图加奇认为值得一找。如果这是一个有关财富的故事,那么,他会嘲笑它,毫不犹豫地把它当作一个平常的各种无稽之谈。但这偶像不同。他可以理解为什么一群无知的阿拉伯走私者会忽视这样的发现。他也意识到这样的发现对他来说可能会比埃及所有的宝藏更有价值。他很容易记住那些模糊的线索和疯狂的暗示,正是它们促使了早期探险家的发现。当他们第一次探测金字塔和神庙废墟时,他们已经追随了许多未知的线索了。他们本质上都是盗墓者,但他们的轻侮使他们富有和出名。那为什么不是他呢?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这个偶像不仅被埋葬了,而且作为一位不为人知的神明,在如此完美的条件下,在如此偏僻的地方,当他展示他的发现时,这些事实会引起轰动。他会成名的!谁知道他会在考古学上开辟出哪些尚未涉足的领域呢?这很值得一试。


但他不能引起任何怀疑。他不敢向任何一个去过那里的阿拉伯人打听那个地方。这会立即引起讨论。不,他必须在那伙人中的当地人那得到指示。于是,他的两个仆人将老骆驼车夫哈桑带到他的房前。但哈桑被问到时,显得非常害怕。他拒绝说话。因此,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斯图加奇把他领进地窖里的小接待室,他过去常在那里接待一些顽固不化的客人。在这里,这位博士的解剖学知识使他受益匪浅,他能够用我们刚才看到的方法哄骗来访者说话。


于是,斯图加奇博士怀着愉快的心情从地窖里出来。他一边搓着胖胖的手,一边看着地图,核实着自己的信息,然后带着微笑出去吃饭了。


两天后他就准备出发。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调查,他雇了几个本地人,并向他的生意上的熟人透露,他将开始一次特别的旅行。他雇佣了一个奇怪的领航人,并确保这家伙会闭上嘴。火车上有几只跑得很快的骆驼,还有几头驴套在一辆空的手推车上。他带了六天的食物和水,因为他打算乘船回去。安排完毕后,一天早晨,这支队伍在一个官方不知道的地方集合,于是远征开始了。


他们最后是在第四天的早晨到达的。斯图加奇站在领头的骆驼顶上,摇摇欲坠,看到了石头。他愉快地说着粗鄙之语,尽管天气炎热,他还是下了马,跑向两块巨石的所在地。过了一会儿,他命令连队赶快停下来,下令立即支起帐篷,并做好宿营的准备工作。他完全不顾那天令人无法忍受的炎热,一定要让那些流汗的当地人把工作做得尽善尽美,他一刻也不让他们休息,命令他们把那些巨石从他们的休息处搬开。一群拼命干活的人终于把它们推倒,并把下面的沙子清除。


过了一会儿,那帮工人发出一声大叫,一个漆黑,不详的脑袋映入眼帘。这是三冠之亵渎。巨大的尖锥装饰在黑檀木王冠的顶部,在它们下面隐藏着复杂的设计。他弯下身去细看。无论是整体还是其制作都是十分骇人的。他看到了有着如蠕虫般扭曲的形状的原始生物,以及来自群星的无头的粘稠生物。穿着人类长袍的臃肿野兽,古埃及诸神与来自鸿沟的蠕动的恶魔进行的可怕战斗。有些设计是难以形容的肮脏,而另一些则暗示着在这个世界还年轻的时候就存在着的不洁恐怖。一切都是如此邪恶,斯图加奇虽然冷酷无情,但他望着它们,不得不感到一种恐怖,这种恐怖在他的脑中啃个精光。


至于当地人,他们毫不隐瞒地感到害怕。一看到画面顶端,他们就开始歇斯底里地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们退到挖掘的一边,开始争论和喃喃自语,时而指向雕像,时而指着博士跪着的身影。斯图加奇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既没有注意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也没有注意到那个闷闷不乐的领航人所流露出的威胁的神气。有一两次,他隐约听到有人提到“奈亚拉托提普”这个名字,还有人提到“恶魔信使”。


检查完毕后,博士站了起来,命令工人们继续挖掘。没人动。他不耐烦地重复他的命令。当地人站在旁边,低着头,面无表情。最后,领航人走上前,开始大声谴责博士。如果他和他的人知道他们要做什么,他们就不会和他们的雇主一起来了。他们不愿碰那座神像,并警告博士不要碰他的手。惹怒古老神明(the Old God)可不是什么好事——那诡秘之神。但也许他没听说过奈亚拉托提普。它是全埃及乃至全世界最为古老的神。它是复苏之神(God of Resurrection),卡奈特(Karneter)的黑暗信使。传说,有一天,它会将古老死去之物复活。它的诅咒是必须避免的。


斯图加奇听着,开始发脾气。他生气地打断了他们的话,命令他们不要呆呆地看着,继续干活。他用两把柯尔特左轮手枪指着他们。他要为这种亵渎行为承担全部责任,他喊道,他不怕世界上任何一个该死的石头偶像。


当地人似乎对这两把左轮手枪和他满口脏话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又开始挖起来,胆怯地把目光从雕像身上移开。


几个小时的工作就足够人们揭开神像的面纱了。如果说它那石质头顶上的王冠暗示着一种恐怖,那么它的脸和身体则公开地说明了这一点。这张照片淫秽不堪,可怖的骇人程度令人震惊。


它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异域性质——它是永不衰老的,永恒的,不朽的。它黑色粗糙的表面没有一点划痕,历经数世纪的埋葬,这恶魔般的雕刻上丝毫没有任何风化。斯图加奇现在看到了它,就如它第一次被埋葬时被看到的一样,但那景象实在不太好看。


它像一只微型斯芬克斯——一只真人大小的斯芬克斯,有着秃鹫的翅膀和鬣狗的身体。在那有着魔爪,兽性的身体上,躺着一个巨大的,拟人化的头,带着不祥的三重王冠,它那可怕的设计让当地人异常兴奋。但最糟糕的,也是迄今为止最可怕的特征是在这可怕的东西上没有一张脸。它是无面之神,古老神话中长着翅膀的无面之神——奈亚拉托提普,强大的信使,群星潜行者,沙漠之主。


当斯图加奇终于完成考察时,他几乎歇斯底里地高兴起来。他得意洋洋地对着那张令人生厌的空白面孔咧嘴一笑,对着那张如同太阳后面黑色虚空一般茫然地张开的无面之嘴咧嘴一笑。在他的热情中,他没有注意到当地人和向导们鬼鬼祟祟的窃窃私语,也没有理会他们对不洁雕像的可怕一瞥。如果他没有这样做,他会是一个更聪明的人,因为这些人都知道,正如埃及所知道的,奈亚拉托提普是邪恶之主。


它的神殿被拆毁,它的雕像被摧毁,它的祭司在旧时代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些都不是没有原因的。禁止崇拜它,把它的名字从亡灵书【注2】中抹去,都是有着黑暗又可怖的理由的。所有提到无面者的地方都早已从神圣手稿(Sacred Manuscripts)中删除了,人们费尽心思去忽略它的一些神性,或者把它们分配给更温和的神。在托特,塞特,布巴斯提斯和塞贝克(Sebek)中,我们可以追溯一些大师可怕的天赋。在最古老的编年史中,它是地下世界的统治者。正是它成了巫术和黑魔法的代言人。它曾经独自统治,世界各地的人都知道它,它有着各种各样的名字。但那段时间过去了。人们就不敬拜恶,敬畏善。他们不喜欢黑暗之神要求的可怕献祭,也不喜欢它的祭司统治的方式。最后,邪教被镇压了,大家一致同意永远禁止提及它,并销毁了它的记录。奈亚拉托提普离开了沙漠,但根据传说,现在它又回到了沙漠。人们在沙漠中隐蔽的地方立起了神像,在那里,一群狂热的虔诚信徒仍在赤裸裸的膜拜中手舞足蹈,尖叫着的祭品的哭喊声回荡在黑夜的耳边。


【注2:the Book of the Dead,这里指的是埃及亡灵书?】


就这样,它的传说仍然存在,并在地上隐秘流传。时光流逝。在北方,冰流消退,亚特兰蒂斯陷落。新的民族占领了这片土地,但沙漠民族保留了下来。他们用愉快而又愤世嫉俗的眼光看待金字塔的建造。等待,他们劝告。当那天终于来临之时,奈亚拉托提普必从沙漠而出,届时埃及在劫难逃!因为金字塔将化为尘土,神殿将化为废墟。海中沉没之城将会升起,饥荒和瘟疫将遍布大地。群星会以一种非常奇特的方式变化,旧日支配者(the Great Ones)将在彼界鸿沟中震动。届时,动物们将用它们的语言预告人类的灭亡。通过这些迹象,以及其他的世界末日的预兆,全世界皆会得知奈亚拉托提普已然归来。很快,它自己也会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一个手拿拐杖,无面黑衣的人,行走于沙漠之中,除了死亡之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因为无论他的脚步转往何处,人类必会死亡,直到最后,只有真正的信徒留下来,与鸿沟中的强大者(the Mighty Ones)一同迎接他的崇拜。


从本质上讲,这就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寓言。它比神秘的埃及还要古老,比注定沉没的亚特兰蒂斯还要古老,比被时间遗忘的姆大陆还要古老。但它从未被遗忘。在中世纪,这个故事和它的预言被归来的十字军传遍了欧洲。就这样,这位强大的信使成为了女巫团的黑暗者【注3】,阿斯蒙蒂斯和更为黑暗的神明的信使。它的名字在《死灵之书》中被隐晦地提及,因为阿尔哈萨德在阴暗的埃雷姆的故事中听到它的低语。神话般的《伊波恩之书》中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含蓄地暗示了这个神话,因为它是在一个遥远的时代写成的,那时人们还不认为谈论它年轻时在地球上行走过的事物是安全的。路德维希·蒲林曾在撒拉逊人的土地上旅行,并学会了奇怪的巫术,令人敬畏地暗示了他在臭名昭著的《蠕虫的秘密》中的知识。


【注3:became the Black Man of the witch-covens】


但它的崇拜,在晚年,似乎已经消失了。詹姆斯·弗雷泽爵士的《金枝》一书中没有提及这一点,而最著名的民族学家和人类学家也对无面之神的历史一无所知。但有些神像仍然完好无损,还有一些尼罗河下和第九金字塔下洞穴中的低语。他崇拜的秘密标志和符号已经消失了,但是在政府的地下室里有一些难以辨认的象形文字,它们被严密地隐藏着。人们都知道。这个故事是口口相传流传下来的,至今仍有人在等待那天的到来。人们普遍认为,沙漠中似乎有一些地方是商队小心避开的,那些记得的人也避开了一些隐蔽的神殿。因为奈亚拉托提普是沙漠之神,它的道路不容亵渎。


正是这种知识,促使当地人对在沙滩上发现那个奇特的偶像感到不安。当他们第一次注意到那副头饰的时候,他们十分害怕,当他们看到那张毫无特征的脸时,他们吓得发疯。至于斯图加奇博士,他的命运与他们无关。他们只关心他们自己,他们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必须逃跑,立刻逃跑。


斯图加奇根本没理会他们。他正忙着为第二天做计划。他们会把神像放在一辆有轮子的手推车上,然后给驴子套上马具。一旦回到江,就可以把它放到轮船上。这是如此重大的发现!他幻想着自己将来令人愉悦的名利。拾荒者是吗?不光彩的冒险家,嗯?骗子,作弊者,冒名顶替者,他们是这么叫他的。当他们看到他的发现时,那些自鸣得意的官员们的眼睛会瞪得多么大!天知道这件事会带来怎样的前景。可能会有其他的祭坛,其他的偶像,也许还有坟墓和寺庙。他模模糊糊地知道有一些关于崇拜这位神的荒谬传说,但只要他能弄到几个当地人,他们就能给他想要的信息……他若有所思地笑了。那些迷信的神话真是可笑至极!孩子们害怕那尊雕像,这是显而易见的。现在,那个用他那愚蠢语录的领航人。在干嘛?“奈亚拉托提普是卡奈特的黑暗信使。它从沙漠而出,穿过燃烧的沙土,跟踪它的猎物到世界各地,这里是它的领域。”真蠢!所有的埃及神话都愚蠢至极。动物头像的雕像突然活了过来,人和神的转世,愚蠢的国王为木乃伊建造金字塔。好吧,很多**相信它,不仅仅是当地人。他认识一些怪人,他们把法老的诅咒和老祭司的魔法归功于这些故事。有很多关于古墓的荒诞传说,以及入侵古墓时死去的人。难怪它的本国人会相信这样的垃圾!但不管他们信不信,他们都会移动他的偶像,去TM的,即使他必须开枪,也要让他们服从。


他心满意足地走进帐篷。男孩给他端上了饭菜,斯图加奇像往常一样尽情地吃着。然后他决定提前离开,因为他期待着第二天早上的计划。孩子们可以照看露营,他决定着。因此,他躺在小床上,很快就进入了心满意足、宁静的睡眠。


他一定是过了几个小时后才醒来。天很黑,夜出奇地静。有一次,他听到远处一只豺狼的嗥叫,但很快就变成了一种阴郁的寂静。斯图加奇惊讶于自己突然醒来,他站起身来,走到帐篷门口,拉开帐篷的门帘,凝视着外面。过了一会儿,他狂怒地咒骂起来。


营地被遗弃了!火灭了,人和骆驼也不见了。脚印已经被沙土抹去了一半,显示出当地人已经悄无声息地匆匆离去。那些**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


他都失去了。这一消息使他突然感到一阵恐惧。全都失去了!人没了,食物没了,骆驼和驴子也没了。他既没有武器也没有水,孤身一人。他站在帐篷门前,惊恐地望着那广袤而孤寂的沙漠。月亮像一个银色的骷髅在乌木色的天空中闪烁。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吹拂着无边无际的沙海,使它在他脚下卷起了小波浪。接着是沉默,无休止的沉默。这就像坟墓里的寂静,就像金字塔里永恒的寂静,就像是木乃伊躺在摇摇欲坠的石棺里,用他们死去的眼睛凝视着永恒的黑暗。夜里,他在那里感到难以形容的渺小和孤独,他意识到一种奇怪而邪恶的力量正在把他的命运编织成最后的悲剧。奈亚拉托提普!他知道的,正在进行一场不可改变的复仇。


但简直胡扯。他决不能让自己被这种荒诞的垃圾所困扰。这只是另一种形式的沙漠中的海市蜃楼,这是一种很普通的错觉。他现在不能失去勇气。他必须冷静地面对事实。那些人带着补给品和马跑路了,就因为当地有一种疯狂的迷信。这是事实。但至于迷信本身,他不能让它干涉到他。他那种疯狂的、病态的幻想会随着早晨的太阳很快消失。


早晨的太阳!一个可怕的念头向他袭来——正午时分的沙漠是多么可怕。为了到达绿洲,他将不得不日夜兼程,直到食物和水的缺乏削弱了他的力量,使他无法继续前进。一旦他离开这个帐篷,就无处可逃了,他无法躲避那只无情的炽烈眼睛,它耀眼的光芒会把他的脑子烤得发狂。在炎热的沙漠中死去——那是一种难以想象的痛苦。他必须回来,他的工作尚未完成。必须有一个新的探险队来收回神像。他必须回来!此外,斯图加奇不想死。一想到痛苦和折磨,他那肥厚的嘴唇就吓得发抖。他不愿忍受他折磨过的那个人的痛苦。那个可怜的家伙在那看起来并不怎么愉快。不,死亡不是为博士准备的。他必须快点。但这是在哪?


他疯狂地环顾四周,试图弄清自己的方位。沙漠以它那单调的、难以理解的地平线嘲笑着他。刹那间,黑色的绝望攫住了他的头脑,接着,他突然灵机一动。当然,他必须去北方。现在,他回想起那天下午,领航人偶然说出的话。奈亚拉托提普的雕像面朝北!他兴高采烈地在帐篷里翻来翻去,寻找残余的食物或补给。但空无一物。他带着火柴和烟草和在他的工具箱里发现的一把猎刀。当他离开帐篷时,几乎信心十足。剩下的旅程现在会变得像小孩子一样单纯简单。他会通宵旅行,尽可能多地腾出时间。明天正午,他的毯子也许可以挡住太阳,下午晚些时候,最炎热的时候过去后,他又可以继续赶路了。通过明晚的行军,第二天早上他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接近瓦迪哈苏尔河绿洲(Wadi Hassur oasis)了。他所能做的就是走到偶像那,定好他的路线,因为他的队伍在沙地上的足迹已经模糊了。


他迈着胜利的步伐,穿过营地空地,来到雕像的所在地。就是在那,他受到了最大的打击。


那个偶像已经被重埋了!工人们并没有破坏雕像,而是把挖掘的地方完全填满了,甚至采取了预防措施,把原来的两块石头放在上面。斯图加奇一个人搬不动他们,当他意识到这场悲剧的严重程度时,他心中充满了无法抑制的沮丧。他失败了。咒骂是没用的,在他心里,甚至连祈祷的希望都没有。奈亚拉托提普——沙漠之主!


他怀着一种新的、致命的恐惧开始了他的旅程,他随机地选择了一条路线,抱着一丝希望,希望突然出现的乌云会消散,这样他就能得到群星的指引。但云层并没有消散,只有月亮对着在沙地上挣扎的那个蹒跚身影狞笑着。


斯图加奇行走时,苦行僧般的梦境在他的意识中掠过。尽管他尽了最大的努力,神明的传说还是让他感到一种即将成真的感觉。他徒劳地试图强迫他那被麻醉了的头脑忘掉折磨着它的猜疑。他不能。他一次又一次地发现自己害怕得发抖,因为他想到神明的忿怒正驱赶着他走向灭亡。他亵渎了圣所,而古老者们(the Old Ones)记得......“它的道路不容亵渎”......“沙漠之神”......那张空荡荡的脸。斯图加奇恶狠狠地咒骂着,就像群山起伏的沙地上的一只小蚂蚁,笨重地向前爬去。


突然天亮了。沙土从紫色变成紫罗兰色,然后突然弥漫着兰花的光芒。但是斯图加奇没有看见,因为他睡着了。早在他计划好之前,他臃肿的身体就已不堪重负,黎明的到来让他感到极度的疲倦和疲惫。他累得两腿发软,瘫倒在沙地上,几乎连睡觉前的毯子都拉不起来。


太阳如同炽热的熔岩球,悄悄穿过厚实的天空,把它的熔光洒向燃烧着的沙土。斯图加奇继续安睡,但他的睡眠一点也不愉快。酷热使他做了些奇怪而令人不安的梦。


他似乎看见了奈亚拉托提普的身影,它正以噩梦般的速度追赶着他,穿越炎之沙漠。他在燃烧的平原上奔跑,但却无法停下,灼热的疼痛侵蚀着他焦黑的双脚。在他身后,那个无面之神阔步前行,用一根蛇杖催促着他行进。他不停地奔跑,那可怖的东西总是跟在他身后。他的双脚因沙土的灼热变得麻木。很快,他在可怖,皱巴的树桩上蹒跚而行,尽管遭受折磨,他还是不敢停下。他身后的东西发出恶魔般的嗤笑,巨大的笑声直冲炽焰云霄。


斯图加奇现在跪倒在地,他那两条残废的腿已经被烧成了灰白的残肢,即使他爬着,那些残肢还在辛辣地冒着烟。突然之间,沙漠变成了一个充斥火焰的湖,他沉入其中,焦黑的身体被一阵狂怒、无法忍受的折磨吞噬。他感到沙土无情地舔着他的胳膊,他的腰,甚至他的喉咙,然而,他那垂死的感觉仍然充满了对身后那个无面者的骇人恐惧——一种超越一切痛苦的恐惧。甚至当他陷入那白炽地狱时,他还在无力地挣扎着。那神之复仇绝不能赶上他!现在,酷热压倒了他,它在煎炸他破裂流血的嘴唇,把他烧焦的身体化为一团可怕的燃烧着的痛苦灰烬。


他最后一次抬起头,这时他那滚烫的脑袋已被剧痛压垮。黑暗者站在那,斯图加奇望着他,他看见那双瘦削有爪的手伸出来抚摸他炽热的脸,他看见那可怕的戴着三重王冠的人向他靠近,于是他对着那张空无的面孔恐怖地凝视了一会儿。


当他望着的时候,他似乎看到了那个可怖的黑色深渊中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正从远到不可估量的鸿沟中注视着他——有什么东西有着燃烧着的巨大眼睛,它以一种比吞噬着他的火焰更为强烈的愤怒注视着他。它无声地告诉他,他注定灭亡。随之而来的是一阵白炽的遗忘,他沉入沸腾的沙中,血液在血管里沸腾。但是,一闪而过的那种不可名状的恐怖仍然存在,他所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那张可怕的、虚无的脸,以及它背后的无名恐惧。接着他醒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如释重负,竟没注意到正午太阳的刺痛。接着,他浑身是汗,踉踉跄跄地站起,感到刺骨的光线刺进了他的后背。他试着遮住双眼,抬头望去,想知道自己的方位,但天空一片火海。他绝望地扔下毯子就跑。沙子粘在他的脚上,减慢了他的步伐,绊倒了他。他的脚跟被烫伤。且感到口渴难耐。谵妄的魔鬼已经在他的脑中疯狂地手舞足蹈。他无休止地奔跑,似乎他的梦境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怕的现实。那都是真的吗?


他的腿被烧焦,身体也被烧焦。他向身后瞥了一眼。谢天谢地,那儿没有人影!也许,如果他能控制住自己,尽管他失去了许多时间,但他还是可以成功的。他继续跑。也许是一个路过的商队,但不是,它离商队路线很远。今晚的日落将给他指明正确的方向。今晚。


真TM热!他周围全是沙子。沙之山,山。它们都是一样的,就像泰坦的破败,巨大的城市废墟。所有事物都在燃烧,在酷热中燃烧。


这一天过得没完没了。时间,曾经的幻觉,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斯图加奇疲惫的身体在痛苦中悸动,每时每刻都充满着一种新的、更深的折磨。地平线从未改变。没有海市蜃楼能破坏残酷,永恒的远景,没有任何影子能阻挡野蛮的怒视。


但等等!他身后不是有个影子吗?某种黑暗,无定形的东西幸灾乐祸地盘踞在他的脑后。一个可怕的念头使他突然醒悟过来。奈亚拉托提普,沙漠之神!一个影子跟着他,驱使他走向毁灭。那些传说——当地人警告过他,他的梦也警告过他,甚至是那个饱受折磨的人。强大的信使总是声称他自己......一个手持蛇杖的黑人......“它从荒漠而出,穿过燃烧的沙土,跟踪他的猎物到世界各地,这就是他的领域”


幻觉吗?他敢回头看吗?他转过他那发热,糊涂的脑袋。是的!这次是真的!在他身后远处的山坡上,有什么西,一个黑乎乎,模糊不清的东西,似乎正悄悄地移动。随着一声咕哝咒骂,斯图加奇开始奔跑起来。他为什么要碰那雕像?如果他能离开这里,他就再也不会回到那个该死的地方了。那些传说都是真的。沙漠之神!


他继续跑,尽管太阳在他的额头上洒下血淋淋的吻。他开始盲目起来。耀眼的星座在他眼前旋转,他的心在胸中跳动着尖叫的节奏。但在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逃。


他的想象力开始捉弄他。他似乎看到沙地中的雕像,就像他曾亵渎过的那个。它们的形状随处可见,像巨人一样扭动着从地上爬起,带着可怕的威胁直面他的道路。有的呈展开翅膀的姿势,有的呈触角状,像蛇一样,但都无面,戴着三重王冠。他觉得自己快疯了,直到他回头一看,才发现那个蠕动的人影就在他身后半英里处。然后,他踉踉跄跄地向前走去,对着挡他去路的奇形怪状的幽灵(eidolons),语无伦次地尖叫着。沙漠似乎呈现出一种丑恶的个性,仿佛整个大自然都在密谋要征服他。沙土扭曲的轮廓仿佛充满了邪恶的意识,即使连太阳都有了邪恶的生命。斯图加奇神志不清地呻吟着。夜晚永远不会来临吗?


它终于来了,但那时斯图加奇已经不知道了。他步履蹒跚、语无伦次,游荡于流沙之上,初升的月亮俯视着一个时而嗥叫时而大笑的东西。过了一会儿,那人影挣扎着站起,偷偷地回头瞥了一眼悄悄逼近的阴影。然后它又开始奔跑,一次又一次地尖叫着一个词,“奈亚拉托提普。”在这段时间里,那暗影一直潜伏在他的身后,离他只有一步之遥。


它似乎体现出一种奇怪而邪恶的智慧,因为这种无定形的预兆小心地把它的牺牲品朝着一个明确的方向驱赶,仿佛有目的地把它引向一个既定的目标。群星现在看到了一个由谵妄产生的景象——一个人,被一个黑影追着穿过无边无际的隐现沙漠。不一会儿,被追赶的那个人来到一座小山顶上,尖叫着停了下来。影子停在半空中,似乎在等待。


斯图加奇俯视着自己营地的遗迹,就像他前一天晚上离开营地时那样,他突然可怕地意识到自己被驱赶成一个圈回到了起点。然后,随着知识的积累,仁慈的精神崩溃了。他最后一次奋力向前躲开阴影,径直向埋葬雕像的两块石头跑去。


这时,他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就在他奔跑的时候,他前面的地面正在剧烈地震动。沙子卷成巨大的波浪,吞没了两块巨石的底部。神像从开口处升起,在月光下闪烁着邪恶之光。当他跑向它时,从它的底部涌来的沙子抓住了他,像流沙一样吮吸着他的腿,在他的腰上打着哈欠。与此同时,那个奇怪的影子升起,向前跳去。它似乎与半空中的雕像融为一体,化为一片朦胧而有生气的薄雾。接着,斯图加奇在沙堆中挣扎,吓得发疯。


那无定形的雕像在灰蒙蒙的光线下闪闪发光,那个在劫难逃的人直直地盯着它那神秘的面孔。他的梦境成真,因为在那块石头的面具后面,他看到了一张长着疯狂的黄色眼睛的脸,在那些眼睛里,他看到了死亡。那个黑影对着山峦展开双翼,轰隆一声坠入沙地。


从那以后,除了一个在地上扭动着、徒劳地挣扎着要把它那被囚禁的身体从包围着的沙土的钢铁怀抱中解放出来的脑袋外,地上什么也没有留下。它的咒骂变成了疯狂的求饶声,然后转为一声啜泣,回响着一个词,“奈亚拉托提普”。


当早晨来临的时候,斯图加奇还活着,太阳把他的逻辑思维能力烤成一片深红的痛苦地狱。但不会太久。秃鹰们飞过沙漠平原,降落在他身上,仿佛受到了超自然的召唤。


在地下的某个地方,埋着一尊古老的偶像,在它那毫无特征的脸上,隐隐约约地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因为,即使无神论者斯图加奇死了,他那残破的嘴唇也在向沙漠之主奈亚拉托提普低声敬意。




The End 
————————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热门文章

HO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