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克苏鲁神话创作素材的神仙网站

画家的快递(征文)

2020-03-29 11:02栏目:征文
TAG:

投稿人:韩秋阳

周三,公司。
在座的人的脸色因为白炽灯在苍白墙壁上的映射显得格外灰黄,灯光闪烁着。
“你要相信我们,老板。我们几个说的都是实话。”我注意到面前的人尽力捂住轻蔑与不屑表情的男人。
“你以为我会听你的鬼话吗?”那个男人把笔扔在桌上,锐利的笔头戳破了纸张,而后在上面留下墨迹。“都快三天没来工作,电话打不通,也没回他老家!你们几个进了公司一个月不到却满嘴鬼话!”
“但是,我们说的都是实话,赵德他。。。。。。”王东推了推眼镜,焦灼的气氛立刻聚集在带着白雾的镜面周围。
“还没问你!”这个脾气暴躁的人毫不掩饰地说了足有一分钟的脏话后才稍稍冷静下来。
“李晟?”他看向我们中比较油滑的那个。
“这个,我们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尝试过报警,分发寻人启事,但是都没有任何消息。”那张不断思考如何摆脱这个问题而挤作一团的脸显得极为难看,“我们也管不了这个啊,老板。”
“不如你们把事情从头到尾、简明扼要地说一下吧。或许,我们可以因此得到一些线索。”一个穿着黑色风衣坐在旁边的男人拉住了又要发作的老板,给他点了一支烟塞住了他刻薄的嘴唇。
这个风衣怪人翘起二郎腿反而饶有兴致地打量我们,我对这个奇怪陌生的男人感到不适,那双充满着异常活跃精力的眼睛时不时看向我们,就像潜伏在灌木丛中的猎豹找到了猎物,手中的钢笔与本子时刻没有停下,记录着我们的一言一行。“请原谅我这么说,或许这件事哪天可以成为我写作素材。”
“没错,你们听他的,把事情经过都讲出来。”
“事情是这样的。”我咽了咽口水。“四天前,也就是星期六。。。。。。”
 
上周六,家中。
“那个胖子呢?上线了上线了。”
“来了来了。”
“胖子快点!”
“别催了,刚刚我去收快递了。”赵德打开了语音,麦克风那头传来不耐烦的懒散声音。
“我记得最近没买过东西啊。”美工刀与塑料袋演奏着让人发疯的乐曲在麦克风中刺激我的耳膜。
“死宅专属抱枕吗?还是手办?”李晟那副油腻猥琐的腔调加入了合奏。
“那个,可以车卡了吗?”王东因为没有调整好麦克风,声音比其他人更轻。
“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啊!我怎么拆不开!”
“晚上就不能拆了吗?每次跑我的团就墨迹,上次立绘没画,这次收快递。”
“他卡都没车呢?”
“哎呀,我去!你怎么不上天啊?”
“前几天不是和你说了我在摆弄那些石头吗?我和你们说,我最近有了新的发现。”
 
“咳咳,后来他有没有拆那个包裹?”黑色风衣怪人打断了我,拿钢笔盖敲了几下桌面试图将谈话拉回正题,“对于你们怎么扔骰子,怎么扯皮的过程我没兴趣。”
“他拆开了。”我看着这个怪人。“这是一个来自外国的快递。”
“那里面是什么?”风衣怪人的鼻梁很高,这使他的脸看上去更长。
 
“谁给我寄来这么恶心的东西!”胖子的声音发憷,“这布上面是血吗?”
“开下摄像头,让我们看看。”
但麦克风那边只有呕吐和重物落地的声音。
“胖子!胖子!赵德!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刚刚书掉地上了。”他打开电脑前置摄像,一张熟悉的油脸出现在面前,黑暗的背景中,只有屏幕的光芒反射在他脸上。
“什么书?”
“那个寄来的东西,你看这块布。”他将一块上面带有黑褐色痕迹的东西放到摄像头前,痕迹周围有一些黑褐色的斑点形状。我尽量不去往坏的方面想象,这是锈迹或者是其他东西,我如此欺骗着自己。
“咦,快拿开,太恶心了。”李晟作出干呕的声音。
“这是什么,像是张明信片,上面写的什么你看得懂吗?我英语不好。”
“写的是。。。。。。拍张照,我隔着摄像头看不清楚。好的,收到了。写的是,‘Wr’什么,‘Pi’什么‘n’,这字太潦草了,还有几个字沾到水渍了。”我几乎以及把手机贴到鼻子上,但上面的手写外文字体识别起来十分吃力,我对这些字母感到莫名的熟悉和恐惧,就像是写下这个字迹的作者正在旁边或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着我,我猛地回头,窄小的房间除了简单的家具空无一物。
“这本书好旧啊,大概有几十年了,你看着封面,都磨损了。”赵德低着头翻阅着那本书,我无法在摄像头中看见他的表情,但听见了他因恐惧发出的惨叫声,发自肺腑,被由内而外撕裂开的恐惧。他关上了摄像头,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咚”又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我们打了一个寒颤。
“喂,保洁员!安静点,别又把什么东西砸了!”老板拧灭了烟蒂。
“后来呢?发生了什么?”那个怪人给自己点了一根香烟,然后深吸了一口。
“他再也没回复过我们,”我摇摇头,“他的账号也没在登录过,就像之前说的,电话打不通,人也不见了。就像是。。。。。。”
“蒸发了。我可以这么理解吗?”他吐出嘴里的烟,斜着眼睛端倪我们,那双黑色的瞳孔正在看穿我们,似乎想要从我们的表情、眼睛和语气里挖出其他信息,但是那怎么可能呢?
“没错。就像是蒸发了。”王东重复了他的话。他的眼神闪烁,这让他想起了不好的记忆,我也是。
“你们后面去找过他对吗?”
“因为那天已经快7点了,所以我们在第二天去了他的家里。”
“你们浪费了最好的时间。”风衣怪人熄灭了烟头,“如果你的朋友遭遇不测,那凶手已经有足够时间清理现场的痕迹了。你们发现了什么?”
“很多,不好的事情。”
“那可真奇怪。”
 
上周日,赵德的租房。
“赵德?赵德?开门呐!”
“李晟,这门,好像没关上。”
“不应该是入室抢劫啊,这家伙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啊。”
“我们,我们,要不进去看看?”王东嘴唇看上去几乎没有血色。“希望赵德没事。”
“你先请吧,我居中,王东殿后。”李晟的声音有些发抖,他也预感到些什么。
我一寸寸推开门,努力压低门传出的吱呀声。我已经准备好面对门后的任何景象:倒在血泊中的赵德,狼藉一片的现场,血液,凶器,各种从尸体上渗出的恶臭粘滑液体,那些让人发疯,失去理智的情形。但感谢我的运气,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赵德的住处和平时一样,没有任何变动,就好像他只是暂时离开一小会而已。电脑是关着的,热水壶里倒满了水,桌上的咖啡和牛奶也打开着。
 
“那本书、明信片和布,它们还在吗?”风衣怪人的病态、深陷于面部的眼睛用怪异的表情看着我们,嘴角略微上扬,不知道是对我们的讥笑和嘲讽还是什么。
“当时还在,后来我们交给警方了。”
“没拍张照片下来吗?”
“没有,它们太可怕了。”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尽是那些书中的插图,那串笔记潦草的签名。那些像人类一样的怪物,以各种不自然的姿态被固定在画中,如同蜘蛛网上的昆虫,这让我想起了恐怖谷效应,这些似人非人的生物正处于那个谷底。
“那真可惜,这或许是最重要的线索。”
 
那本书,就在那里打开着,被明信片压住的第一页等着我们。那串名字,我现在才看清它的颜色,黑褐色、干涸的字迹在粗糙发黄的纸张上留下的签名在我看请之前就让我不寒而栗。正如我之前所说,在摄像头中我只看清了其中的几个字母,糟糕的手写体透露着不祥的气息。“Written by Pickman”明信片的字迹如此写道,“From Boston ”则写在明信片另一面。我没有触碰这张明信片太久,因为我闻到了这张明信片上的恶臭,那是一种皮肤与肉体被微生物分解后散发出的腐败气味,如同在海豹体内储存了数个月的腐烂海鸥一样。
那本书正是我的噩梦所在,黑色的皮质封面摸上去不像牛皮或是羊皮这些材质那么粗糙,而像从人类身上割下后被冰冻过的皮肤,光滑而寒冷中带着柔软,唯独与活人不同的就是死气沉沉的触感。皮质封面上有几个用触感似金属的材质所凝固成的文字可能是在告诉我内部禁锢着邪恶的魔鬼,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对的。
前几页的字迹比明信片更为潦草杂乱,涂改,滴落的“墨滴”也沾染了部分字迹,各种:不合适的连写,断句让人怀疑这是在缺乏足够光线或是喝醉酒的情况下所写。我不记得当时出于什么原因,我想到了血液,或许是血液凝结后也呈现了黑褐色的视感。
 
“嗯,有趣。但我想听听插图和正文内容。”
我的胃因为过度的恐惧和恶心泛起胃酸,我摇头示意需要暂停一会。我察觉到在场所有人都看向我,李晟难得的递给我一张纸巾,我意识到自己的冷汗顺着额头滴了下来。
“那先说说别的,房间里除了这本书还有什么?”
“那些石头,每颗大概有拇指那么大。上面刻着字母。”王东接过话题,“赵德之前和我们说过他在摆弄一些石头。”
“都什么年代了还在搞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老板拍了一下桌子,提高了嗓门。
“就单独那些石头吗,没有什么说明书吗?”风衣怪人停下手中的笔记,似乎在思考什么。
“没有,我们都认为他是从网上看到后,跟着那些视频自学的。”王东回答道,“毕竟现在很容易获取这些信息。”
 
没错,那些石头。在我被那本书吓破胆之后看见的那些石头和书上的符文,它们为什么会出奇的一致?为什么赵德会心血来潮在那几天摆弄这些石头?这会不会是赵德的自导自演?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
那本书,那本画着魔鬼般生物的书。我那该死的好奇心催促着我翻开它,这是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上面的插画背景无一不是红色的帷幕,那些怪物,就像是被诅咒过的人类,佝偻的脊背上能看见一节节暴露的脊椎,那张带着扭曲表情、血红眼睛的面部,我几乎一秒都不想让目光停留,那是来自地狱的生物!我能感觉到后背心发凉,但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指,它颤抖地移向一张相对不恐怖的图画。
最让我难以置信的是!我的手指如同直接触碰到了那只在雨天中的怪物,那种粘滑、粗糙的表皮的触感就像是摸到了一把用橡胶鞋底做成的锉刀,怪物身上有着几处伤口滴着黑红色血液。那块湿透的帷幕,像是染色的亚麻布。这真是一种让人惊骇的神奇科技!
当我拿开手指时,我注意到那些鲜艳如血的颜料沾染在了手上。那一瞬间,我明白了那些字迹为何如此杂乱。恐惧和兴奋充斥着我的大脑,那些黑褐色的字迹在红色的灯光下由血液所写!
我抑制住因为自己的发现而导致的颤抖,将书页向后翻去,如果那副“水中的恶鬼”,原谅我这么称呼那幅画,只是因为栩栩如生引起我生理上的不适,那么后面那副画就是对我的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冲击。
我发誓我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景象,那些怪物四脚并用的追赶着一个体格肥胖的猎物,他们扭曲的表情就像是撒旦看见了那些出卖灵魂的可怜鬼,那个猎物,他徒劳的定格在奔跑的画面,面孔模糊。那些怪物奔跑时像犬类一样前倾,但有不少的同类像人类一样两腿奔跑。当更让我恐惧的是,我内心的兴奋和期待已经逐渐压倒了恐惧。噩梦或许时而有之,但我已痴迷于其中。
我翻向下一页,那个作为“猎物”的人类,他被怪物扑倒在地,一些怪物已经撕咬起他的腿部,我把手指放在伤口处,我摸到了断裂的肌肉、根筋,骨头的碎片。我甚至听见了那个可怜人的惨叫,熟悉的撕裂一般的惨叫,那些怪物用含着水的声音在那里咆哮,狞叫。
我又翻到下一页,至少我可以确定那个人类是一个男人,体格有些许肥胖,他正躺在数个怪物中间,那些魔鬼无视着他还活着这一事实开始分食他的骨肉身躯。咀嚼声,就像有人在我面前啃食肉排一样清晰,我几乎可以判断出它们中的哪几个在利用畸形肮脏的臼齿嚼碎软骨。我不敢讲眼睛移向那个受害者。。。。。。
 
“哦,为什么?”
“因为画中那个人,他是赵德。”不知为何,我说出这句话后,内心有种变态的满足感,我将其归咎于因为赵德每次在参加我的团时掉链子。
“嘶。”风衣怪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没了?”
“没了,这是我们全部知道的。”
“那我梳理一遍全过程,你看看对不对。你们在上周六和赵德跑团,然后他收到了一个寄错的快递,在你们的怂恿下,他拆开了。最后他消失了,你们在他房间里只发现了这本书和那几块石头。于是你们认为,他的消失和这两件东西有关系。”
“是的。”
“开什么玩笑,这和那些怪力乱神有什么关系?真是活见鬼了!”
 
没错,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在被嘲笑完和作为写作素材后我回到了家,他们一脸嘲笑的表情告诉我他们对此一无所获,这可是怪力乱神啊。不过,我确实报了警,然后交给了警方一些证据,那些石头和明信片,赵德怎么失踪的?因为误入秘教而沉溺其中最后精神崩溃自杀?那当然是我的一面之词。
那本书才是重点!我瞒过了所有人,趁他们不注意把书带了回来!确实,我对它感到恐惧,但这却是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发现,每次阅读它,我都能感觉自己的灵魂漂浮在恒古的虚无宇宙中。那个可怜的画家永远不知道他的快递寄错对象了。那可真是抱歉,这件散发着死亡和绝望气息的美丽艺术品就由我收下保管吧。
我翻阅着这本怪异而瑰丽的艺术品,那些怪物此时不再面目可憎,它们只是一些外貌丑陋的生命体,我可以断定它们是比人类更先进,古老的生命!口干舌燥的我喝了满满一杯水,我意识到我需要更多,更多的水。奇怪的口渴袭击着我,随后确实莫名的饥饿,我打开冰箱狼吞虎咽地吃光了所有的事物。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打开手机,但模糊的视线根本看不清屏幕上的字体,那些飘散的红色,就像幕布一样挡在面前。更可怕的是,我的手指像是失去了知觉,借助糟糕的视线,只能勉强能看见指尖发黑变得比平时更加细长。在数分钟地艰难操作后我播出了号码。
“喂,你好。需要什么外卖服务吗?”
“我需要,咳咳,咳咳。。。。。。”我感觉自己的舌头变得异常肿大,喉咙里像是卡了什么东西。
“你好,你这里的信号好像不太好。”
“我,咳咳咳。。。。。。”
“能麻烦你先把水喝下去吗?”
“嘟,嘟,嘟。”我挂掉了手机,那一刻我感受到了窒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将不再以人类的身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恐惧?那不是对于死亡或是无知和不可名状的恐惧。
我看向桌上摊开着的画册,那些追逐赵德的怪物,那只在水中的怪物,那些字迹潦草的插画介绍,咒语。
我将视线缓缓移回手机屏幕。让眼睛适应面前的景象,我注视良久。。。。。。看着那个在屏幕中让人类憎恶,
双目发红的,
怪物,
看向屏幕另一端。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